生命,如秋靜美

1672.jpg

時光,一寸一寸地過去,春去了,夏去了,秋,如期而至,秋雨反反復複,好不容易等到陽光的日子多起來,可是,秋卻只剩下個尾巴了。

時光總是不等任何人,不管你準備好沒,不管下沒下雨,樹葉,該黃的黃,該紅的紅,該落的還是落了。近幾日,忽而發現校園裏多了往日不同的色彩,一些樹木似一杆杆紅、黃、綠不同的彩旗,從前,幾株樹我無數次走過它身邊,根本沒留意那就是楓樹。遷到新校園已有三個春秋了,平日總是步履匆匆,只在春天留意過那些開花的樹,對於枝葉蔥蘢的松,柏、銀杏等,這些似乎不開花的樹,也許太尋常,從未為它們駐足,今日,一株楓樹卻以滿樹火紅的顏色,喚醒了我的眼睛,那一樹樹熱情的奔放,片片葉子,都在燃燒,酣暢淋漓。

不禁向校園外不遠處望去,濱河路那邊樹木更是豐富多彩,紅黃綠相互映襯,呈現出一種層次美:“樹紅樹碧高低影,煙淡煙濃遠近秋”。那些春夏如煙的楊柳如今半碧半黃,各色樹木組合在一起似一幅幅奇妙的水粉畫一般。

這個陽光燦爛的秋日,正值午後,太陽暖融融的,恰遇空閒,我突發奇想,不如騎車環遊城郊,看秋葉去!

出了校園,沿小城寬闊的東新南路出發,陽光一瀉千里,一路慢悠悠騎車,看天看地看秋葉,陽光下的秋天,是雍容華貴的,如一位高貴成熟的婦人,搭了一條多彩豔麗的絲巾,盡顯優雅風采;又似一場聲勢浩大的葉展,葉們爭先恐後把自己的特色展現給人們,進而發現,四季中秋天最是有韻味,難怪劉禹錫一反文人悲秋的常態,在《秋詞》中言: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。原來天高氣爽的秋天使人心胸開闊,多彩的秋葉更有詩意。這個世界從來不缺乏美,缺乏的是發現美的眼睛,只要有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,秋日的心境也應是樂觀開懷的。

小城銀杏樹最多,馬路邊,公園裏,堤岸邊,一樹一樹的金黃,那些似小扇子一樣的葉子在陽光裏燦爛,肥大的梧桐葉、秀氣的槐樹葉、不大不小的楊樹葉,它們比賽似的都呈現金黃色,午後的陽光裏整個小城仿佛都是金裝的。黃色、紅色的葉中間,間或有綠葉相襯,楓葉一片片火紅中夾雜著紫紅或暗紅,椿樹對生的葉片豔紅,整齊地排列在枝條上,遠望,更像燃燒著的火。柳樹葉子將黃未黃,有些不知名的風景樹將紅未紅,或半紅半綠,風來,有些葉子不斷飄落,大自然真是位神奇的魔術師,菊花正當時,塵世萬千,花在開,葉在落,各安其命。

秋天,不會辜負我們的眼睛,今日這一看秋葉,才發現我所在的小城被秋葉裝扮得好美,你看西山那一片,似天邊雲霞,真真可以用層林盡染來形容,印像中那裏曾是光禿禿的山坡,怎麼就紅葉遍野了?忽而想起這些年植樹造林,經常回老家路過公路沿線那些山頭,昔日的禿嶺荒坡,如今是蔥蔥蘢蘢,花草遍野,時值深秋,那漫山一定也五彩斑斕吧!

喜歡秋天的色彩,更喜歡秋天的葉,一直想去看北京香山紅葉,想去內蒙額濟納旗看金色的胡楊林,以至於成了我最渴望實現的夢想。聽說胡楊是一個多變的樹種,春夏為綠色,深秋為黃色,冬天為紅色,據說也是一個堅強的樹種,“胡楊生而千年不死,死而千年不倒,倒而千年不朽”,用三個千年讚美胡楊,可見其生命意志的頑強。其實每一種樹木,每一片葉子都是神奇的,都有其生命的奧妙所在,一片葉子發芽,是它的生命隆重地來到塵世,一片葉子的凋零,又是它離開這個世界,是莊嚴、肅穆的,生命令人敬畏。

一片落葉從眼前劃過,那麼輕盈纖弱,又是那麼厚重從容,它浸透了生命所有的內涵,日月光華,歲月滄桑盡在其中。小徑上,草叢裏,落了不少葉子,不由對這些精靈肅然起敬,走在小徑,生怕踩疼了它們,葉的靈魂應該是有感知的,它們曾經蔥綠過,燦爛過,那生命的色彩美麗了四季,美麗了世界,美麗了我們的眼睛,其生命也因此精彩而富有價值。當它們離開枝頭歸於泥土,並不代表一切毀滅,而是另一種形式的新生。

春花綻放是美麗的,秋葉飄零亦是美麗的。秋葉靜美,美在生命的厚重,美在生命燦爛輝煌的過程,美在風霜浸透後的豐盈,美在魂歸泥土無聲無息的從容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