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尖的思鄉感情

四月天,春夢緣;黃河岸,古梨樹。萬畝梨園,接天連日;春花盛開,雪浪滾滾。那是怎樣壯觀旖旎的景象!

早就從網路上、朋友的微信上見識了什川梨花的奇景,勾起心中一睹為快的欲念。計畫多次,均未成行。恰逢白銀區作協的領導及文友邀約於四月十八日,在什川召開二屆一次會議及聯誼活動,借機賞花觀景會友,此不美哉!

天公不作美,前一天晚上,刮了一夜大風。清早出發,春雨菲菲,越下越密,氣溫驟然下降。轉又念及,在雨中賞花該是別樣的一番風韻,心下坦然。

車子下了高速,迂回駛進一條僅容一輛大客車通行的水泥路。曲折行進約半個多小時,一路上,桃花在雨中嬌豔欲滴,讓人懷疑將去世外桃源。對於梨園的嚮往,心下更甚,這些恐怕只是梨花仙子的僕從吧!

這樣想著,憶起白銀作家李沅林先生描寫故鄉白銀的長篇小說《梨花飄香》。它像一部史詩,以樸素平淡的語言風格,波瀾不驚的敘事手法,展現了故鄉人民艱苦創業、勤奮幹事的一幅幅畫面。

女主人公梨花的善良容貌似乎就在前方隱隱浮現,她恍若天仙,亭亭玉立在滿園如雪似銀的梨花叢中。她的身後,男主人公和文中諸多的人物向我走來。他們淳樸踏實,勤勞勇敢,追求平凡理想的真實人生是家鄉人民的縮影;他們責任意識強烈,努力創業,改變命運和生活的無畏品質,正如潔白芬芳的梨花般美好。

車至什川,春雨漸稀。放眼望去,綿延數千米的梨樹在煙雨濛濛中怒放,給古老的黃河鑲嵌上兩道白邊。林間銀花雪浪翻滾,花香鳥鳴重疊,遠山近野籠罩在迷離的薄霧中。伸手觸及,憑空握住新鮮欲滴的空氣,吸入肺腑,渾身舒暢泰然。

萬畝梨園,棵棵梨樹均需二三人合抱,樹冠碩大相依,樹枝遒勁奇特。已有淺淡的綠葉冒出尖兒,躲在擠擠挨挨的花朵下麵。細碎的水珠綴滿其間,有一種潮潤晶瑩的光澤逼人眼目。徜徉梨園,禾苗青青,細雨霏霏。間或有一二庭院,掩映在古樹紅花中,濕漉漉的紅磚青瓦,幽靜安詳。偶爾傳出一兩聲雞鳴犬吠,很快又恢復平靜。梨花開放的繁盛期稍褪,但梨園裏栽種的多種花木,紫丁香,黃迎春,粉桃花正是怒放繁茂時,點綴其間,反而風趣異樣。

據說,這裏家家種梨,以此為業,以此為樂。更兼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“母親河”黃河掉頭北上,留下亙古不變的肥沃原野。山窪裏,河灘上,遍植梨樹,且梨樹樹齡大多在三百年,尚能開花結果,堪稱“世界第一梨園”。如果秋天來,層林盡染,滿樹黃燦燦的梨兒,搖搖欲墜。果香浸透什川古鎮,家家果園裏都是忙碌的農人,他們臉上流淌的是金色的甜蜜幸福。

同行的文友大多是業餘作者,在繁忙的工作之餘,拿起手中的筆傾訴對家鄉、對生活、對親人的眷戀和熱愛,飽蘸心中的深情謳歌祖國河山的錦繡風貌。他們中多數人雖未在文藝界名揚四方,但他們勤懇務實,所著文章情真意切,對祖國、對故鄉的感情毫不虛偽地流露筆尖。正如萬畝梨園中怒放生命的多種花木,不爭花魁風采,只報春恩浩蕩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